<span id='v456k'></span>
          <dl id='v456k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v456k'><div id='v456k'><ins id='v456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ins id='v456k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v456k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456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v456k'><strong id='v456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v456k'><em id='v456k'></em><td id='v456k'><div id='v456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456k'><big id='v456k'><big id='v456k'></big><legend id='v456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3. <tr id='v456k'><strong id='v456k'></strong><small id='v456k'></small><button id='v456k'></button><li id='v456k'><noscript id='v456k'><big id='v456k'></big><dt id='v456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456k'><table id='v456k'><blockquote id='v456k'><tbody id='v456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456k'></u><kbd id='v456k'><kbd id='v456k'></kbd></kbd>
        4. 請抖音福利社暖暖微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微信

          好一段日子,一直耽於靜默,不想說話,不想理人。每天來回翻同一本反復看的書,來回讀同一個人寫的字,聽微涼的曲。日子便這樣,在與人群的疏離中簡簡單單過去瞭。

          總會有這樣的時候,在稍感茫然無助時,我需要保持與人群的距離,在靜秋霞e默簡單的時光裡,一點一點的清理自己的內心。

          那日給虹留言,告知我需靜養些日子,暫時顧不上她瞭,讓她自己好好保重。言罷便自顧消失去瞭。我是餘歡水多日後,她罵我:“死丫頭,居然這麼久不聯系,也不問候我,一直在擔心你,知道不知道?”嗯,我知道,就像我知道我一直是你心中的至親。

          其實,不用擔心我,真的不用。我與常人不一樣,我像一隻野生動物,不習慣傾訴,也不習慣求助,自感不適,隻需躲於僻靜處,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消化,休整,沉淀,然後自愈。

          蓮說,親愛的,我想聽聽你的聲音。於是用長途話卡,打瞭近一個小時的電話。聽罷,她笑瞭:聽到你說話,感覺依然那麼好,我就放心瞭。她對男人天堂a我經常是那麼“肉麻”!這丫頭,深情起來簡直要命。讓我的心都要化掉瞭。

          生日時,正巧掃墓,各自忙著,與好姐妹似往年那般的小聚餐自是顧不上瞭。晚上近10點,門鈴被按響。這麼晚,誰呀?開得門,棉笑盈盈立於門口,捧著我喜愛的百合花——生日快樂!哦……我轉身插花,連謝謝也忘瞭說,或者是覺得不必說吧。但這樣被連夜送來的花香,在我一樣多情的心上,是永遠不會消逝的。

          常常心懷感恩,不論是遠在天涯還是近在身邊,總有那麼好的朋友讓我遇上。若說上蒼在別處待我薄涼,但在朋友這一塊,待我真的無比偏恩。忽然又想起巴金和曹禺的友情來。一年中秋節,巴金給曹禺打電陸少的暖婚新妻話,巴金說:“我們共有一個月亮。”曹禺答:“我們共吃一個月餅”。多少深情厚意,都在這一對一答的默契裡瞭。“我們共吃一個月餅。”這樣溫暖至誠的朋友,巴金有,我也有。

          如此,這場薄涼與深厚交織的人生便常常讓我笑著哭,又哭著笑。

          當然,亦有意外的時候。空間寫字之初,因對這些散字的喜愛,高傲的她對我亦是偏愛,相識後很快便情同姐妹。隻是,時日流逝,卻漸漸不再重疊,到後來終究生瞭嫌隙,散瞭去。有些人,初見時,讓人感覺電光火石或煙花綻放般炫目、炙熱。然,一路走,一路光華零落暗淡,漸漸有瞭不和諧的斑駁,最後,又重回陌路。並不是你變瞭,亦不是伊人變瞭,而是那人本不是你當初以為的人。

          生命附帶的種種,均耐不住歲月的流淌,人的本質亦是。時光如滴水穿石,久瞭,各人自會裸露出原有的本質來。若是同質,相交後,便會日久彌深,若非同質,也便隻能漸行漸遠,直至消失。

          有友人說,讀靈子的文,感覺靈子是如何如何美好的女子。可是,請別把我想得那麼好呵。固然,我是不會依別人的眼光過活,但亦不忍把我抬高的人失望。我真沒有那麼好。我允許自己有些小自私,小懶惰,小邪惡,小沉淪,小冷漠,小固執,還有小女人的小矯情,小自戀,小孤獨,小脆弱,小倔強,小驕傲。真實、凡俗。

          亦有友人說,看靈子寫的東西,感覺靈子不是一個快樂的人。我不否認,我是內心極善感的人。善感的人,便容易多思多愁。我的人生,亦有著諸多無法言說的缺憾和滄桑,但亦不至於潦草不堪。日子裡,有一日三餐的妥貼,有親人相守的安暖,亦有不易排遣的孤獨,因那孤獨是骨子裡的,血液裡的。我是這樣,誰又不是這樣?行至今日,我更願意相信煙火人生有著永無完結的無奈與惆悵。那才是真實的人生。我們要做的,不過是坦然面對,謙卑行走,在無奈與惆悵中努力覓得點點溫馨。幸福和快樂從來不是我刻意去追求的東西,我此生所有努力,不過是順著自己的性情,順著自己的宿命和際遇過活,在自己獨有的世界裡,活著屬於我自己的人生,無所謂好,也無所謂壞。而我的每一次哭,每一次笑,每一次痛苦,每一次歡欣,對我來說都同等重要,都是我自然又正常的人生,我安於它們。

          那日,於文字裡知道友人念著失散的好友,那念裡有說不出的失落。無從慰藉,但我仍微笑著對伊說——人張國榮逝世周年總是要分開的,但有些東西會永遠留下。其實這句話是柴靜說的。記得在她的文中讀到時,忽然念起些舊人舊事,眸眼亦是淚微微的。

          “倘若一無消息,如沉船後靜靜的海面,其實也是靜靜地記得。”我相信。

          無論後來我們被人生推搡去到哪裡安生,又在哪一隅一無消息,那些誠摯知交過的時光,都會被靜靜的記得的。會被靜靜的記得。

          友說:“靈子,隻要你還在寫字,我也一定在。記得,你在,我也一定在。”嗯,記得。

          謝謝這暖暖的情誼,讓我多汁的眼睛又開出暖暖的淚花。我想,我會一直寫的。

          夏天過去瞭也不到秋天。我很喜歡這句話。這多像我們的人生。我們的人生永遠都是在路上,而秋天,秋天就在我們路過的美好過程裡。晚間福利人生不過是無數的片段,所有的過程其實都是結果。

          人生路遇的朋友,不是佛前的蓮燈,無法許給彼此一生安暖。但朋友是夜路裡的燈,在一些孤單黯啞的時刻,可以給彼此添一束靜微的溫暖和亮光。我亦無蓮燈,但我心裡有一盞長明燈,靜照著,路過我人生的朋友。靜照著,像靜美國已有個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靜的記得,像靜靜的念。

          那麼,我親愛的朋友,不論今天,明天,還是明天的明天,無論在這裡,在那裡,還是在哪裡,想起有這樣一盞燈,有這樣一個人時,請暖暖微笑吧。